66813



在彰化市 民生地下道旁 (7-11这边)(另一边就是台铁的扇形车库)
跟7-11同一棑 三民路上 麦仕佳麵包店再过去 
有一家 阿三哥肉圆
其实是跟北门口肉圆同系列的 
很多人不知道 清晨曙光初献之时 窗外人群有如蚂蚁般的忙碌著

往返之途只能驱驾著座骑上演了一幕又一幕拼命的戏码

耗费了珍贵的资源 消逝了重要的时间

而疲劳的座骑则喘息著喷出了一口一口的黑烟

飞扬跋扈的黑龙也拖垮了鞋子、鸡蛋,
请心平气和地听将军述说这一段曲折离奇、複杂玄妙的历史…

-----故事开始-----

西元1127年,金国大军直接开进汴梁(北宋首都),
北宋王朝灭亡,史称「靖康之变」,
金人不止搜刮了朝廷裡头的金银财宝,
还顺便俘虏了所有来不及逃跑的王宫贵族、文臣武将,
当然的,那些王宫裡头的贵妇、奴婢自然也一个都不能遗漏,
金国军队就这麽浩浩荡荡地带著中原道地的土产回到北方,
重要的是连宋徽宗、宋钦宗两个末代皇帝也一併打包回去了…

康王 赵构,这位运气好被派到外地”烙兄弟(勤王)”的皇子,
整个中原仅剩下他还带著”赵家血肉DNA亲子鑑定血统证明书”,
理所当然地,忠臣义士便推举这位”濒临绝种”的皇种即位以撑大局,
于是,南宋实业集团便这麽糊里糊涂地建立了,
赵构称帝,是为宋高宗,
而北边的金国自然不会给南宋好日子过,
三天两头就派军队来问候一下,
只可惜金军不会打水战,所以南宋退到了中国南边才稳住阵脚,
只是双方还是这麽打打杀杀了几十年没停息过…

直到有天, 犹如隔空问世一般,
有个小农民带著两百人把金军打的满头包,
猛将 岳飞便这麽站上历史的舞台,
至于岳飞的发迹创业史大家都熟,
将军也懒得再详述,毕竟是同行(将军ㄇㄟ),
这位岳将军名气比我大,将军心裡也会不太开心的,
所以,就这麽跳过让过吧…

由于岳飞与他一手训练出来的岳家军实在是太猛了,
一路打、一路赢,
据说金军探子只要远远看到岳家军的旗帜,
二话不说,逃,没有犹豫,也不需要主将下令,
这裡将军解释一下行军作战的基本概念,
俗话说,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
这裡头的”走”是个动词,
你要说是”撤退”也行,若要说是”逃跑”我也不反对,
但撤退与逃跑其中的技术含量是很大的差异的,
所谓的”撤退”就是主将下令后退,
军队有组织有系统地退回据点,
并安排小部分军队负责殿后,
而”逃跑”就比较有趣了,
简单直白解释就是”跑”,没命地跑,
手中刀枪剑戟全丢了,头盔甲冑也抛掉,
能跑多快就多快,能跑多远就多远,
至于跑到哪裡?基本上逃跑是没办法想这麽多的,
而且逃跑的过程中被踩死的比被敌人打死的多上好几倍,
所以,当时的金军遇到岳家军是属于后者,
丢盔弃甲没命地跑,连将领都边跑边哭,
因为留下来想打一场也只剩自己这个光杆将军,
而回国也是被砍头,能不哭吗?

现在,我们得揣摩一下宋高宗 赵构的心境,
坐在龙椅的皇帝,刚开始接到岳飞战胜的捷报非常开心,
可当岳飞一尺一寸地把金军打回北边吃草时,
伟大的皇帝开始烦恼了,而且是烦透了,
Why ?
各位还记得被金军打包回去的两位老皇帝吗?
老一点的宋徽宗在北边水土不服葛屁了,
但年轻力壮的宋钦宗还活著,
每天帮金国皇帝扫厕所当值日生,
宋高宗心想,要是岳飞真光复故土了,
接老皇帝回来了,那我这小皇帝还干是不干?
可堂堂大老闆,总不能叫岳飞放著市佔率不抢吧?

于是,宋高宗试图透过许多方法暗示岳飞能否打慢点,
最好是等到北边那位”前任”皇帝葛屁了,
我们再打过去也没关係,让对方休息一下也是不错的主意,
宋高宗便利用高官奉录、爵位土地想拉拢岳飞,
可惜,二楞子的岳飞说了一句话表明:
「文官不爱钱,武官不惜死, 则天下太平。/>但岳飞名气大,br />深咖啡色的木盒子,也跃上了国际版面,吸引不少观光客前来泡上一汤。 最近在网络上讨论满多的"积木收纳盖"~
第一次看到这麽实用的小东西,可惜目前好像没有在卖~
跟大家分享一下~
【做  法】

【Brandy Cream Cheesecake 】
甜蜜奶酒起司蛋糕
【材料】
A
麦维他全麦饼乾 10片 (压碎)
奶油butter 1/3杯(微波融化)
B
奶油乳酪 cream cheese 250公克(室温软化) <衣架挂起来,然后再用两个小夹子固定在两侧,没有刷色,一条很blue的牛仔裤。,才知道,原来他不肯唱歌是因为五音不全。
也就是南宋高宗绍兴十一年农曆十二月廿九日,
一代忠臣名将,仅39岁的岳飞死于在杭州大理寺风波亭,
官方新闻稿表示”岳飞叛国”,可见中国官方说法不能信是种传统,
至于怎麽死的有许多种说法,
一种是被盖布袋围殴致死,另一种是喝了毒酒暴毙,
反正已不可考,唯一肯定的是”冤死”,
直到1162年(绍兴32年),才由宋孝宗为岳飞平反。 好美里的海滩.
目前天雨水浊.钓况不好
等天气好时三牙的钓况应该会好起来
今年的三牙目前钓况比较好的在北门跟好美里
转自youtube

这是我很欣赏的一个魔术

Comments are closed.